网络游戏《星际争霸》系列中的种族)

发布时间:2020-04-04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在游戏中,星灵绝大部分说英语,也有很多星灵说“星灵语”。强大的星灵也有着一个巨大的弱点,那就是他们古老的宗教卡拉。这些古老且繁琐的教条严格规定的每一个星灵子民的行动,而每一个星灵子民都不得背叛他们的宗教。

  强大的星灵也有着一个巨大的弱点,那就是他们古老的宗教卡拉。这些古老且繁琐的教条严格规定的每一个星灵子民的行动,而每一个星灵子民都不得背叛他们的宗教。

  Protoss在希腊语中是“第一”的意思,可能因为星灵是萨尔纳加(XelNaga)第一个比较成功的作品。但是之后萨尔纳加就发现星灵并不完美,于是转而去创造异虫。

  相对我们熟悉的人类(Terran)和残暴怪异的异虫(Zerg)而言,星灵完全不同于以上两者,它们感觉比较稳重,行为神秘。它们具有高度发达的技术,还有潜在的精神能力。在已知的茫茫宇宙中,它们一向被看成是最具实力的种族。虽然它们的繁殖能力并不很强,但是它们却可以利用战争机器人来使自己的军队实力得到增强,甚至它们还可以利用技术达到与自身内部的精神能力的结合,由此来产生星灵最强有力的兵种之一。要说到星灵有什么缺陷的话,也许就是它们始终拒绝接受改变。它们所信奉的一种叫做卡拉的宗教信仰规定了一种严格的行为方式,星灵的绝大部分的族人们也都发誓永不背离它们的信仰,以免某一天又重新陷入可怕的文明纷争之中。

  虽然星灵最开始曾经分离并形成了几个不同的战争部落,但最后它们在一个叫做萨瓦塞恩(Savassan)的学者兼哲人的手中又统一了起来,这位学者也被尊称为卡司(带来秩序者)。这位学者从它的先祖那里学习了很多古老神秘而禁忌的学识,进而发现了一种叫凯达琳(Khaydarin)水晶的古老而神秘的物质。从它的教导中我们知道,这些水晶中蕴含的能量显然也是来自所有星灵的族人之间那种古老神秘的精神联系。卡司还为星灵发展出了一种严格的宗教、哲学和社会结构,这种结构被命名为卡拉。这个名字只能粗略地译为“升华之道”,而所有的星灵的族人们在这种教义的指引下都已经摒弃了残酷的部落间的争斗,而这种争斗曾经是星灵的族人们最不愿回忆起的一段历史。卡拉把星灵分为三个不同的阶级:卡莱Khalai(工匠和发明家),圣堂武士Templar(战士和探险者),执行官Judicator(管理者和领导者)。

  我们对星灵的所知甚少,甚至不了解它们的语言。他们拥有极端发达的技术,这些技术包括了传送门的操作,对于折跃的控制,能量护盾的生成以及利用精神力使它们的建筑和部队的能力得到提升。我们才在了解他们那神秘的社会和科技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但是这却是以付出了数以百计的人的生命为代价才得到的。

  星灵在卡拉的指引下几乎控制了他们造物主萨尔纳加(XelNaga)80%的领土。他们因为受到卡拉中达乌(DaeUhl)“扶弱济倾”的严格控制而关注和帮助在星灵统治下的生物。与萨尔纳加不同的是,他们拒绝介入和操纵这些生物的进化过程。这一系列措施使得他们的居住地艾尔成了整个星系中的天堂。

  虽然古代的星灵只留下了断简残篇的历史,但是其中的确记载着数千万年前,有一个全能的种族曾经一度统治过数千个星球。这个谜般的种族,通常被称作“萨尔纳加”或是“来自远方的漂泊客”,据说他们曾经在领域内数千颗荒凉、孤寂的星球上播下了生命的种子。星灵的传统中认为萨尔纳加是和平而且为其他种族谋求福利的生命,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研究和繁衍宇宙中高等的智慧生命。所有的人都只知道萨尔纳加执着于创造一种完美的形体,为此努力了数千年。虽然他们之前的实验创造出了无数的物种,但是这些种族总是赶不上萨尔纳加的期待。

  萨尔纳加气馁之余,决定将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他们期望最高的实验场地——银河系的边缘,拥有浓密热带雨林的艾尔。这颗星球上已经有了一种非常先进的种族。这些种族能够适应艰难困苦和难以置信的天候和状况。他们的能力远远超过萨尔纳加所知道的其他种族。这个种族甚至已经进化出了一种以集体狩猎和战士阶层为主的原始部落。最让人惊讶的还是这个种族彼此之间能够用复杂的方法进行心灵上的沟通,让他们能够快速有效地进行集体的狩猎。萨尔纳加对于这个种族的状况感到十分欣慰,因为他们是少数已经突破了低等生物形态演化上障壁的种族。为了要强调这个种族将来在宇宙中的特殊地位,萨尔纳加给予这个种族一个名字——“神之长子(Protoss)”,又称“星灵”。

  古代的星灵们祥和地居住在艾尔上,在数百个世代中都不知道萨尔纳加一直都在静静地观察他们。虽然他们已经是萨尔纳加的实验中最为成功的,但是萨尔纳加人依旧对于他们缓慢的进化感到不耐烦,觉得应该给予更多外界的助力。萨尔纳加人又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导引他们的子民,终于让他们到达了智慧和意识都十分完整的阶段。这些神的子民不但具有极高的智慧,更拥有反省的能力,不但让整个种族发展出灿烂的文明,更让单一的个体也拥有不遑多让的光辉。感动于他们的成功,萨尔纳加人终于决定要让神民知道他们的存在,却完全没有料想过随后的混乱。

  星灵的文化在数千年间就散布到了整个艾尔上,最后终于将彼此征战的部落统一在一个集权政体下。为了要测验这些生物进化的程度,萨尔纳加决定自天而降,让自己开始对星灵的文化造成影响。起初萨尔纳加人的抵达似乎让星灵的部落为团结,惊喜的看着自己的造物主出现,从而感受到更大的领悟和喜悦。萨尔纳加人对于星灵渴求解开宇宙之谜的好奇心感到十分的讶异。

  星灵们为了满足自己不断渴求知识的天性,而发展出了复杂、进步快速的科学和心理学。当他们对自己的了解和自我意识逐渐茁壮之时,星灵开始变得十分骄傲,努力追求自身的成就而不是团体的进步。越进步的部落就越快开始将自己和其他社会隔离,不但寻求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的定位,更想要让自己的部落在宇宙中占有一席之地。

  当这些部落越来越分散的时候,萨尔纳加开始感到气馁:他们觉得也许是因为他们太过急躁地推动他们的进化,而导致了他们的纯粹性受到破坏。许多萨尔纳加开始认为星灵们已经失去了他们最强之处,让自我压过了原先合作无间的群体。这些被自我实现所驱动的部落,甚至更变本加厉的恢复各个部落本身的特有仪式,和其他部落越离越远。一度对造物主所保持的崇敬态度,已经开始被怀疑所取代。随着时间的流逝,星灵们开始躲避造物主,并且在各部落之间流传萨尔纳加的可能恶行。

  为了要切断自己和其他部落间的连结,星灵们开始中断最原始的心灵链结。当星灵失去了同情彼此的想法时,这心灵链结的最后一段也开始崩坏。心灵链结的中断,对于萨尔纳加来说,是星灵们悲剧性失落的纯粹的铁证。

  萨尔纳加相信自己已经亲手摧毁了最具潜力的实验品,伤心地永远离开艾尔。当听到了造物主离开的消息后,原本就起了疑心的星灵们开始毫不留情的攻击萨尔纳加。有数以百计的萨尔纳加被数十年前还视他们为神的星灵们残酷的杀戮。萨尔纳加哀伤的阻挡住星灵的攻势,默默的离开了艾尔。

  神民的部落在这失落的混乱中,开始彼此征战了起来。接下来的日子是银河系历史上最为血腥的自相残杀、自暴自弃的内战:万世之战

  。无数个世代的星灵在混乱的年代中彼此残杀,每个人心头都背负着忘恩负义的自责,以及被抛弃的伤悲。虽然星灵们有关这个“失落的年代”的记载只有残留很少的一部份,但是很明显的,这些神的子民们变成了残暴的杀手数世纪以来,对于彼此的仇恨让许多世代的星灵连过往的光荣和一度紧密的心灵链结都不及知道,就在自相残杀中战死。传说中甚至连艾尔的地表都因为这些疯狂的杀戮而遭到破坏。看起来,这原先兴盛无比的星灵文明,似乎已经走到了湮灭的边缘。

  虽然混乱之年代的终止有许多原因,但是带来第二个年代的最重要原因只有一个。在这场古老的血腥争斗中,有一位星灵意外的受到了启发。这个先知,他的名字为萨瓦塞恩(Savassan),而史家们都将他称为“卡司”,意思是“带来秩序之人”。卡司在阅读了那些古老的、神秘的萨尔纳加资料之后,他找出了古老的强大物质-被称作凯达琳(Khaydarin)水晶的物体。萨尔纳加人所留下的水晶是为了加速他们的基因实验之用。卡司将它的力量导入自己身体,让他得以体会自己这个种族古老的、和谐的心灵链结。经过了数千年之后,星灵的心灵链结(外在体现即身后的神经束)又再度被开启了。

  卡司被每个星灵的情感和思想所淹没,突然意识到,其实星灵的心灵链结根本就没有中断,只是每个人都忘记了如何去使用它。卡司为这毁灭自己种族的战争和仇恨所震慑,决定找出终止这场混乱的方法。卡司聚集了许多年轻的星灵战士,成功的教导他们如何利用先前已经被遗忘的心灵链结。这些年轻人突然之间远离了身旁的纷乱和杀戮,意识到了自己种族的愚昧。他们相信萨尔纳加的想法没错,他们完美的本质的确已经被自我的出现而破坏了,他们的确是个失败的被造物。他们也相信,由于他们的失败并不是由于自己所造成的,所以其实星灵们内心的挣扎是毫无意义的。

  卡司发展出了一套先进的心灵进化系统,希望能够好好的训练这些年轻人,让他们不再重蹈过去所发生过的悲剧。他的理论被称为“卡拉”或叫做“升华之道”,这个理论呼唤所有的星灵放弃自身的挣扎,重新朝向统一的大我迈进。卡司最大的期望就是“卡拉”能够将新的希望和活力注入星灵全体的心中。慢慢的,许多星灵舍弃了他们旧日的仇恨,并且加入了越来越兴盛的卡拉之徒。这就是混乱的年代中最重要的转捩点,也是第二个世代的开端。当部落停止了战争,开始重修旧好的时候,卡拉正准备要开始改变神民们更为古老的习俗。

  一个堕落的萨尔纳加——埃蒙背叛了所有萨尔纳加,他决定杀死其余的所有萨尔纳加,破坏这个无尽轮回。为了实现这个理念,他来到了艾尔,创造了星灵(具体过程参见上文)。但随着星灵的发展,他们开始怀疑埃蒙,怀疑这个曾经被他们曾经的神,他们开始不听从埃蒙的号令。为了避免这些星灵带来麻烦,埃蒙给了两个不同的部落各一颗凯达琳水晶,同时,这两个部落开始了长达几十个世纪的无休止的战争,越来越多的其他的部落也卷入了其中,万世之战就此拉开了帷幕。

  卡拉除了订立了严格的行为规范之外,同时还试图将社会组织从部落改变成种姓(Caste)制度。所有星灵的部落都要分成三个阶层:

  这个改变除了更加消弭过往的仇恨之外,也替星灵一族准备好了一个全新的开始。执行官是由星灵中的长老和代议士所组成的,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监督整个社会在卡拉的规范下运作。评议会是在一群长老的治理下运作,被称作最高议会。第二个阶层叫做圣堂武士,是艾尔的神圣战士和保护者,他们大多都学习掌握了使用光明灵能。第三个阶层,被称为卡莱,是由星灵族中的绝大部份所组成的。卡莱阶层代表的是工程师、科学家和工人·,他们在混乱的年代之后努力不休的重建被破坏的家园。卡拉要求子民们有自下而上的绝对服从,并且卡莱阶层自出生之后阶层就不会改变。

  在最高议会所治理的评议会监督,以及圣堂武士强大的武力下,艾尔很快的就变成银河系中的天堂。随着他们快速的发展,星灵们很快的就重新发现了之前失落的知识,很快的找回了星际旅行的知识。在短短的数百年间,星灵一族征服了他们四周的几百颗行星,并且将他们的文化散播给无数的智慧生命。最后,星灵们成功的重新得回了萨尔纳加原有星球数目的八分之一。

  除了依循卡拉严格的规定之外,星灵们更把达乌,或称作“济弱扶倾”的重担揽到自己身上。达乌依循着萨尔纳加的行为模式,要求星灵们必须照顾和保护那些在他们底下生活的生命。与他们的祖先不同的是,星灵们拒绝介入或是操控他们所保护生命的进化过程。星灵们一直都对于外来的侵略非常的小心,持续的注意着那些毫无所觉的被保护的生命。不过星灵们像过去的萨尔纳加一样,不现身在被保护的生命的面前。几百种智慧生命在他们的疆域中繁荣兴盛,根本不知道冥冥中还有一股力量在保护他们。

  虽然他们新的文明持续的兴盛发展,但是最高议会依旧保有一个可耻的秘密,不敢给大众知道。有少数的部落拒绝相信卡拉圣典的教诲,相信他们个体意识的消灭只是更为增加最高议会的力量。这些叛逆的部落并不邪恶、也不是乌合之众、他们只是坚决的相信心灵链结将会是星灵一族的末日。因此,最高议会尽一切可能隐藏这些叛逆部落的存在,因为他们惧怕这些部落会对祥和的世界造成影响,摧毁卡拉所努力达成的目标。他们相信这些叛逆的部落将会是新秩序的一大威胁,因此,他们命令一支部队去将这些部落彻底铲除。

  领导这支部队的是一名叫做亚顿(Adun)的年轻战士,他不忍心对自己迷途的同胞痛下杀手。相反的,善良的亚顿试图把叛逆部落藏匿起来,并传授给他们如何使用虚空灵能使自己隐形,不让最高议会发现。事情看似就这么解决了,可是一次偶然事件导致了虚空灵能失控,在艾尔上造成了巨大的风暴,摧毁了一片热带雨林。

  最高议会惊恐的发现回来交差的亚顿没有消灭这些部落,开始慌乱的寻求解决之道。如果最高议会公开的惩罚亚顿和圣堂武士,那么他们将必须承认叛逆部落的存在。无奈,最高议会决定让亚顿领兵剿灭这些部落。到了剑拔弩张战场上,亚顿不忍心看见同胞们自相残杀,就擅自融合了光明灵能和虚空灵能,在两军中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屏障。同时,因为光明灵能和虚空灵能的融合是禁忌,随着一道闪光,亚顿灰飞烟灭。在崇敬的目光下,这些部落决定永远离开艾尔,最高议会的部队也撤兵了。最高议会声称叛逆者已被剿灭,亚顿英雄牺牲,并永远不载对外公布此事。而这些叛逆的部落则启动了古老的的萨尔纳加世界舰,飞向无垠的宇宙。从此以后,亚顿成了英雄,这些叛逆部落就会被称作“

  随着时间的流逝,黑暗圣堂武士的传说开始在艾尔上散布,让年轻的星灵们感到既神秘又刺激。为了要展示自己对于评议会和最高议会的唾弃,他们切断了自己的神经束,有效的隔离了和其他星灵间的心灵链结。很多人都相信,由于这些暗影猎手切断了自己和星灵间的联系,所以他们被迫要从黑暗、深邃的太空中吸取灵能。这种传说变成了对这些叛逆战士的一种控诉。黑暗圣堂武士遭到自己同胞的厌恶和排斥,只得在自给自足的世界舰上过着流放的生活。

  最终,黑暗圣堂武士在萨古拉斯当做自己的母星,建立起了自己的文明,自称“奈拉齐姆”。

  星灵们静静的看着人类意外的来到他们疆域的边缘。虽然星灵们不确定这些流亡人类的来源,但是他们相信这些性格暴烈、短命的生物将会是很好的观察目标。星灵们静静的观察人类的殖民超过两百年。这些人类成功在星灵的疆域中建立了许多简陋的殖民地。虽然人类的科技远逊于星灵,但是他们依旧艰辛的适应了所有的环境,并且发展的十分兴盛。星灵们对于地球人感到非常的有兴趣,因为他们发现人类之间虽然不停的彼此斗争,却还是依旧扩张、科技依然进步。

  星灵们警觉到人类快速的耗竭自己星球上的资源,在星灵眼中看来,这些人类不懂得维护自然界中微妙的平衡,在他们四处迁徙的过程中,只会在身后留下一个又一个荒芜的星球。由于受到“济弱扶倾”规范的严格限制,不管他们多么想要介入人类的社会中,他们依旧只能袖手旁观。两个种族之间就这么保持松散的关系许多年。但是,一次星灵的侦察任务看到了这些无助人类的末日。

  圣堂武士塔萨达尔(Tassadar)率领着他著名的圣堂武士探险队,发现在星灵的领空边缘漂浮着一些有机的建筑物。靠近调查之后发现,这些不起眼的生物组织其实是外星人的探测器。虽然塔萨达尔无法判断这些探测器的来源,但是他可以确定一点,这些探测器是朝着科普卢星区的人类殖民地而去。

  塔萨达尔将这些活生生的探测器带回艾尔做研究。这些奇异的外星人组织和星灵所知的其他生命完全不同。每个探测器的基因都是特别针对侦察和在太空中生存所调配出来的。为了要调查他们的来源,星灵卡莱尝试着将凯达琳(Khaydarin)水晶的能量聚焦在这些小生物的意识上。星灵们惊讶的发现这种外星生命竟然快速而且自然的做出反应。这种惊讶是有原因的,因为只有经过萨尔纳加特别改造过的生物才能够吸收这种水晶的能量。更惊人的是在这些生物的小脑袋中不停重复、一遍又一遍的思想:“找到人类”、“消灭”、“学习”、“进化”……

  星灵推断这个探测器的到来是一种可怕威胁的先驱。如果这些生物经过萨尔纳加基因工程技术的改造,那么他们将十分的先进而且强大。很明显的,这种生命对于所有的生物都是一种威胁。而且,不管这些生物的母巢在哪里,他们一定都还在不停的搜寻毫无所觉的人类。

  星灵开始对着四周的宇宙派出大量的侦察船,观察是否有任何的入侵者。塔萨达尔声称,在“济弱扶倾”的纲领规范下,保护这些低下的种族是星灵应有的责任。最高议会则不能认同这种看法,他们认为这些“低等”的人类(他们竟然还在用...嘴巴?进行交流!)已经被某种新的威胁给感染了,必须要用烈火将他们消灭殆尽。在评议会和圣堂武士之间就应该如何介入人类事务开始了激烈的辩论。

  两个阶级唯一能够达成共识的是这个种族毫无疑问的是由萨尔纳加所改造出来的。如果他们确定是由这些造物主所创造的,星灵们最好提高戒备。双方都同意,先派出塔萨达尔的舰队去观察人类的殖民地,试图判断这次危机的急迫性。因此,塔萨达尔率领着他的舰队星梭号(Gantrithor)和一队强大的星灵战舰前往人类的殖民地。

  一抵达了人类的区域之后,塔萨达尔的斥候发现了这些神秘的外星人已经开始入侵人类的殖民地。在仔细的观察之后,塔萨达尔发现边境殖民地乔·萨拉(Chau Sara)已经被外星人的有机体给感染了。整个行星的地表都被一种厚重、剧毒的有机物所覆盖,持续的腐蚀这里的表土。更糟糕的是,异虫们已经将这里所有的人类都消灭殆尽,或者是寄生在他们身上。塔萨达尔看见了这种恐怖的景象,开始怀疑为什么人类没有赶来救援这个已被摧毁的殖民地。

  最高议会一得到了消息之后,立刻下命毁灭整个星球上的所有感染。塔萨达尔知道这样做将会杀死所有的生命,但也只能无奈的服从。巨大的星灵战舰瞬间集体折越到了行星的轨道上,通过航母的歼星炮烧尽了整个星球。虽然这里的异形被全部清除了,但是很明显的附近还有几颗行星也有受到感染的迹象。上级命令塔萨达尔摧毁所有可能受到感染的殖民地,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塔萨达尔在前往乔·萨拉殖民地的途中,开始质疑这项命令的合理性。

  人类战士被星灵对于乔·萨拉的攻击打得措手不及,正准备派出大群舰队抵御这些入侵者,而塔萨达尔却正好下令他的舰队撤离。塔萨达尔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摧毁原先前来保护的行星,他想要找到一个方法可以打败这些异形,却不需要将人类彻底消灭。因此,他拒绝服从上级给予他的无理命令。他带着庞大的舰队藏匿到地球人的侦察范围之外,静静的观察异形接近人类的殖民地。

  在摧毁了第一个人类行星乔·萨拉之后,被派来清洗星球的塔萨达尔决定在人类都撤离出行星之后再动手。塔萨达尔在查尔(Char)发现了黑暗圣堂武士们能有效地杀伤异虫,未经过最高议会的同意就与他们结了盟。通常下一个异虫族群的领导--脑虫(Cerebtare)在杀死后会重生,只有黑暗圣堂武士的虚空能量才能使其真正死亡。不幸的是,当泽拉图(Zeratul)领导的黑暗圣堂武士摧毁第一个脑虫的时候,异虫主宰突然和他的精神建立了链接。他们的秘密都被对方知道了。虽然泽拉图窥探了主宰的思想,但也让主宰知道了艾尔的位置。在一段战役之后,异虫最终征服了艾尔,同时塔萨达尔被囚禁在了查尔的空间平台上,而泽拉图又被凯瑞甘(Kerrigan)堵在了一个人类的科学站中。

  主宰亲自在艾尔降临了,但是在一场惨烈的战役中,星灵部队杀死了数只脑虫使得主宰也受到了伤害。趁着异虫的慌乱,塔萨达尔在吉姆·雷诺的帮助下,结合光明以及虚空灵能,驾驶着自己的战舰撞向主宰,同归于尽了。最后将近有70%的星灵死于异虫手中,失去领导的异虫开始在艾尔肆虐,最高议会也瓦解了。有趣的是,直到塔萨达尔与主宰决战之前,最高议会意识到了塔萨达尔、泽拉图和吉姆·雷诺做出的贡献远远大于最高议会,对自己拘泥于传统感到后悔。阿达瑞斯(Aldaris)说在现在处于最暗淡时期的艾尔,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异虫四处肆虐,泽拉图建议他们去黑暗圣堂武士的家园萨古拉斯(Shakuras)避难。虽然残余最高议会的领导阿达瑞斯坚决反对,最终还是执行了。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异虫尾随他们也来到了萨古拉斯,并且在萨尔纳加神庙附近筑巢。黑暗圣堂武士的女酋长拉莎加尔(Raszagal)说他们需要两块卡达琳水晶--乌拉什(Uraj)和卡利斯(Khalis),分别象征光明与黑暗的力量,才能击败异虫。

  然而已经被主宰感染并且变成异虫的前人类幽灵特工凯瑞甘来到了这里,告诉他们有一个新生的主宰在查尔诞生了。她指出如果让主宰成长成完全体,自己就会再度被它操控。其余众人都在犹豫,可是奈拉齐姆的女族长拉莎加尔却一口答应了下来,于是他们决定帮助凯瑞甘阻止主宰孵化,作为回报的是凯瑞甘要帮他们收集两块水晶。

  在两块水晶都收集完毕以及主宰瘫痪之后,阿达瑞斯和他的人民突然向阿塔尼斯,泽拉图,菲尼克斯(Fenix)以及他们的人类联盟吉姆·雷诺宣战了。阿达瑞斯的军队被击败了,当泽拉图和阿塔尼斯问他为什么这么做的时候,凯瑞甘突然出现并且杀死了阿达瑞斯。泽拉图异常愤怒,将凯瑞甘驱逐出了萨古拉斯。

  星灵来到星球上的萨尔纳加神庙,同时运用两块水晶的能力。这清除了萨古拉斯表面上的所有生物,只有进入神庙避难的星灵存活了下来。不管怎么说星灵暂时击败了异虫。

  虽然凯瑞甘被驱逐了出去,但是不久之后她带着萨米尔·杜兰(Sanir Duran)又回来了。她的异虫部队进攻了泰马特罗斯(萨古拉斯首都)的星灵。杜兰摧毁了一系列的水晶塔使得星灵防御系统瘫痪,凯瑞甘和她的异虫部队掳走了拉莎加尔。这使得泽拉图开始追杀凯瑞甘以救回女酋长。凯瑞甘提出的要求是泽拉图杀死查尔上的新生主宰,他就让拉莎加尔回家。当时已经被凯瑞甘控制了的拉莎加尔也劝他这么做。查尔上的UED被Zeratul击败了,并且杀了脑虫。凯瑞甘让拉莎加尔回去,但拉莎加尔却宣誓对凯瑞甘效忠。泽拉图怒火中烧,强行夺回了拉莎加尔,希望能治愈她。但是泽拉图还没来得及返回萨古拉斯治愈拉莎加尔,他的殖民地就被异虫摧毁了。战败之后,泽拉图杀死了拉莎加尔,以使得她不再是凯瑞甘的奴隶。意外的是凯瑞甘放了泽拉图一条生路,她觉得泽拉图一辈子都会活在弑君的阴影中,这才是最好的报复。

  之后凯瑞甘在查尔上结集了部队,阿塔尼斯的星灵联合人类联合理事会以及人类联邦对凯瑞甘发动了总攻。然而凯瑞甘击败了他们,阿塔尼斯领导的残余星灵(菲尼克斯阵亡,泽拉图失踪)返回了萨古拉斯“重建光荣的家园”。

  泽拉图杀死了拉莎加尔之后,凯瑞甘让他和少数星灵活了下来,把他们至于查尔上任其自生自灭。泽拉图开始寻找阿塔尼斯和他的战士们,来到了一个神秘的黑暗卫星上。当他在这里探索的时候,发现萨米尔杜兰正在研制一种神秘而强大的种族。

  阿塔尼斯想要把萨古拉斯上的两伙星灵整合起来,但是很多黑暗圣堂武士依然怨恨艾尔上的星灵。

  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在星灵新领袖(玩家扮演的阿塔尼斯)的领导下, 在他们新的家园萨古拉斯建立起了更加强大的政权,这个政权开始由高阶圣堂和暗黑圣堂一起治理。在阿塔尼斯的领导下,星灵的科技又一次进入了黄金阶段.他们不但在科普卢星区的角落里重新起用了那些古老的战争机器——曾经带领星灵征服科普卢星区的母舰和在卡拉th一役里死神般存在的巨像,还发明了新的战争机器——神秘的追猎者(Stalker),以及光明与黑暗融合的产物虚空辉光舰(Void Ray)。星灵开始慢慢地复兴起来了!他们要求打回艾尔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了!

  在《星际争霸II》的剧情中,星灵在大主教阿塔尼斯的带领下驱逐了埃蒙并收复了艾尔。

  在星际争霸的世界中,亚顿是一个星灵。关于他的资料非常少,但是在星灵社会中,尤其是圣堂武士制度(Templar Caste)的年代,人民将他当作一个英雄,甚至是一个半神一样崇拜。

  当星灵的万世之战(Aeon of Strife)结束后,整个种族都开始信奉卡拉以避免再次回到那可怕的年代。然而,一小部分 星灵对卡拉带来的影响感到恐惧,他们以游牧部落(Rogue Tribes)的形式秘密地生活在艾尔上,为大多数星灵所不知。只有最高议会(Conclave)知道他们的存在。

  亚顿,这个富有思想的年轻勇士,受最高议会的派遣抵抗来自未知的侵略。然而当亚顿发现这小部分星灵的游牧部落的时候,他并没有按命令处决他们。相反,他尝试教导他们如何在脱离卡拉的思想下利用心灵能力。当他成功地教会了他们如何躲避最高议会,然后尝试教他们心灵风暴的时候失败了。失去了卡拉的指引,他们的心灵风暴席卷了整个艾尔,将他们所处在的地点暴露无遗。

  慌忙重组小部落再次开始征战。旧时的仇杀和自古就有的偏见死灰复燃,拒绝卡拉之道的星灵被宣判为叛徒并且被猎杀。

  最后,最高议会想出了一个掩人耳目的方法。这个游牧部落被秘密地送进了一架萨尔纳加人的世界舰并被驱逐出了艾尔。对其他星灵来说,他们的存在就是一个谜。最后他们变成了星灵传说的黑暗圣堂武士(Dark Templar)。

  女族长拉莎加尔 ,这个年老的星灵,足以记得当初被放逐的经历。这对她和她的人民来说,是一个辛酸又痛苦的经历。

  阿达瑞斯是一个740岁的强大的星灵执政官(Judicator),效忠于最高议会(Protoss Conclave)。他是卡拉的忠实拥护者。高议会任命他为塔萨达尔远征军的监督。他非常反感黑暗圣堂武士,并且会毫不犹豫地把对他的哲学持异议的人列为异端。

  在塔萨达尔死后的一段时间阿达瑞斯变成了星灵的领导者,这使得他不得不和黑暗圣堂武士的首领之一——泽拉图结盟。他来到了萨古拉斯,而且在发现拉莎加尔和凯瑞甘结盟之后对她抱有极大的不满。

  当阿塔尼斯、泽拉图和凯瑞甘寻找乌拉什和卡利斯水晶的时候,阿达瑞斯发现不知道凯瑞甘用什么手段控制了女族长的心智。当阿塔尼斯和泽拉图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发动了全面的战争。女酋长命令黑暗圣堂武士进攻他的部队,甚至在几千年来第一次允许了他们合体成黑暗执政官(Dark Archon)。泽拉图感觉女酋长有一些反常。

  尽管阿达瑞斯巧妙地设置了很多幻象,最终还是被击败了。就在他要告诉泽拉图和阿塔尼斯真相的时候,凯瑞甘带领着四只潜伏者(Lurker)杀死了他。因为这种行动凯瑞甘被逐出了萨古拉斯。然而,不久之后她又回来了。

  在那段时期,由于阿达瑞斯的死,再没人能发现女酋长拉莎加尔已经被凯瑞甘控制了。这导致了泽拉图和星灵们在第六篇章中的惨重结局。

  阿塔尼斯是一个年轻的星灵执政官。虽然他只有262岁,但他已经开始担负很重要的军事责任了。

  阿塔尼斯是一个非常尊重塔萨达尔的战略家。他看不起人类,认为他们弱小,后来在泽拉图的监护下他的看法才有改观。

  他作为一个年轻的战士和侦察机驾驶员为现在已经解散的星灵最高议会效力。阿塔尼斯是少数还活着的星灵英雄之一,也是最后的圣堂武士领导者。虽然他雇用了一些非正规的军队,而且作为领导过于柔弱,但因为太年轻还是显得骄傲和急躁。

  但是虽然他大权在握,他有时还是能反省自己的骄傲自大。他想成为像塔萨达尔一样伟大的领导者。这有时反而使得他否定了自己原本更加优秀的判断。有趣的是,大多数圣堂武士见面时互相用“

  菲尼克斯是星灵的一名狂热者(Zealot),在一次战役中牺牲后被改造成为龙骑士,身为艾尔星灵帝国防御部队的执政官(Praetor),他总是亲自带领着部下们冲入敌军的阵营中作战。他深得部下的爱戴,因此最高议授予他圣堂武士称号。在他为星灵效力的这段时间,尽管他凶狠地击杀过无数敌人,最终他还是死在了艾尔最大的敌人手中 --自立为“刀锋女王”的莎拉凯瑞甘。

  塔萨达尔,356岁,是一名高阶圣堂武士,也是一名执行官,直到因为违反议会领导人阿达瑞斯的命令而被执行官流放。和阿达瑞斯不同,塔萨达尔也尊重那些在乔·萨拉上打击异虫的人类。在星际争霸Ⅰ的结尾中(母巢之战之前)驾驶甘翠锁号撞击主宰,与之同归于尽。

  泽拉图是作为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角色,他以刺杀异虫主宰(Overmind)而著称。

  泽拉图是一名黑暗圣堂武士(Dark Templar),有点神秘的并且诡计多端。像所有的黑暗圣堂武士那样,他的祖先被长期驱逐出星灵家园,并被禁止信仰卡拉。尽管他憎恨星灵议会的流放,但他仍然是可敬的,并忠于他的信仰。

  自从凯瑞甘打散了泽拉图的大部分部队后,泽拉图只能孤独的寻找阿塔尼斯。在这期间,他发现了一颗和Braxis相似的隐秘卫星,携带着星灵能量信号。

  在卫星上他消灭了几个人类雇佣兵并营救了几个星灵战俘。他还发现异虫也是试验品,目的是为了创造一个异虫/星灵混合体。最后他惊讶地发现是萨米尔·杜兰在策划这个惊人的试验,尽管他过去也异虫的一员。

  泽拉图离开了黑暗卫星,却不知道如何向其他星灵叙述他刚才的经历,可能由于他对女族长死亡的罪恶感。泽拉图无助地担心着未来。

  在离开黑暗卫星后,泽拉图乘着他的虚空寻觅者号,在虚空中游荡,寻找末日的预言碎片。在他抵达碎片所在星球后,被刀锋女王萨拉·凯瑞甘及其虫群部队伏击。他在拿到所有预言碎片后,得到了由一位高阶圣堂武士率领的狂热者部队的接应,离开该星。

  为了解读预言,泽拉图带着预言碎片来到了圣堂文库扎库星上寻找守护者解读预言,但是发现守护者们被囚禁了起来,而看管他们的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东西。

  预言中提到了已经死去的主宰,为什么预言会跟主宰有关,泽拉图决定回到艾尔找到主宰的残骸用自己的幽能力量来感受已经死亡的主宰的残留意识。

  泽拉图用幽能感受到的,也是主宰所看到的未来:人类已灭亡,混合体控制着虫族向星灵最后的势力发起了进攻,星灵的英雄们齐集一堂,慷慨悲壮的战斗至最后一兵一卒。之后,银河燃烧,群星无光,世界末日到来。

  泽拉图将自己的记忆和精华(原话)封印在一颗记忆水晶中,神秘出现在了詹姆斯 雷诺的旗舰上,将记忆水晶交给了詹姆斯 雷诺,然后离开了旗舰。

  女族长拉莎加尔(Matriarch Raszagal)是黑暗圣堂武士的首领。在隐秘的世界萨古拉斯行星上,她统治着她的黑暗圣堂武士。她已度过了1045个岁月,是最年长的星灵,也是最年长的黑暗圣堂武士。很久以前他们被艾尔的议会放逐,而她是极少数知道往事的人。

  拉莎加尔和其他黑暗圣堂武士不同,她看起来有着长长的幽能附肢。这些附肢的末端可以与卡拉进行联系。

  她拥有强大的幽能力量,领导黑暗圣堂武士已近500年了。但由于她的年龄,她的力量开始衰弱了。

  后来,女族长拉莎加尔在被莎拉·凯瑞甘控制后心智开始改变,泽拉图为了不让她成为凯瑞甘的奴隶便杀死了她。

  他是Adun的朋友,在他被冻结前他曾和亚顿共同战斗过,而且他自己已经3000多岁了。3000年前他在一次行动中受了伤,之后被送到静滞细胞(Stasis Cell)中冻结了起来。直到发明了龙骑士技术他才被解冻。为了活下去,他变成了史上第一个龙骑士。

  赛兰蒂斯在《星际争霸II》的故事中是星灵的执行长。她是至今为止在核心系列中出现的仅有两个有名字的女性星灵之一,另外一个是拉莎加尔(Raszagal)。 赛兰蒂斯视暗黑圣堂武士为她的传统的一个威胁,但是她乐于与他们共事。她急切地希望开始与异虫之间的战争,夺回艾尔。

  Shelak部落是(Shelak Tribe)一个执行官阶级(Judicator C

  aste)的部落,是Protoss社会中的知识分子。在万世之战之前是最亲近萨尔纳加的部落。其他执行官们指定Shelak部落研究并且保护凯达琳水晶,并且学习古老的萨尔纳加文字。执行官们禁止任何星灵接触萨尔纳加的资料。因此Shelak部落拥有一支军队。然而他们没有从异虫的进攻中保护好凯达林水晶。

  Ara部落由一群普通星灵组成的年轻部落,Ara部落是第一个跟随卡司并且赞赏其社会理念--卡拉的星灵人的后代。通过控制执行官集会,Ara部落统治着星灵最高议会。另外,Ara部落指挥着最高议会执政官守卫(Conclave Praetor Guard)以及一支强大的舰队。

  这个部落最“负有盛名”的就是对星灵最高议会的忠诚度问题。他们经常背离卡拉之道。他们擅长杀戮,所以最高议会利用他们作为刺客和杀手。当星灵的叛逆部族公之于天下的时候,这些叛逆者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Sargas部落。

  Akilae部落是光明星灵(与黑暗圣堂武士相对)中最有战斗力的军队。在万世之战中他们征服了其他部落长达几百年,但最后归顺卡拉了。虽然他们向执行官(Judicator)们效忠,但是他们认为人类是潜在的盟友,而不应当随随便便地杀光。他们还保护被感染的人类殖民地。

  大概一万多年之前,Auriga是第一个开始修建船只的部落。他们驾驶着庞大的航母和仲裁者作战。在艾尔内战期间,Auriga站在了最高议会一边与塔萨达尔作战,然而被击败了。

  我们对这个部落所知甚少。他的很多成员像Sargas部落一样,想要拒绝卡拉。在母巢之战中,Auriga部落是很少没被异虫清除的部落之一,星灵英雄阿达瑞斯,泽拉图,阿塔尼斯以及这个部落逃到了萨古拉斯。

  Velari部落在抵抗异虫入侵艾尔的战役中有所表现。他们是最高议会主要的间谍集团,在第四章中的最高议会建筑遗迹就是Velari部落的。当阿达瑞斯发现之后,他用了Velari部落的颜色。

  Velari部落的颜色是黄的。这个部落也是谜一样的存在,《星际争霸》代和2代都从未真正登场过,可能会在虚空之遗之中扮演重要角色。

  (Dark Templar),是一批因不服从卡拉而被流放的星灵。他们切断了自己的神经束以表示他们对卡拉的轻蔑。黑暗圣堂武士与卡拉之间有着一段充满猜忌与憎恨的历史。

  《星际争霸II》中泽拉图的部队就使用的这一族徽,而他们也自称作达拉姆星灵。

  星灵母星,邦加拉斯猎豹原产地。它被广袤的植被尤其是热带森林覆盖,具有广阔的大海和多风暴的天气。星灵是这里唯一的智能生命。艾尔上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幽能矩阵——所有的星灵依靠它建立心灵链接获得能量。

  黑暗圣堂武士的家园。萨古拉斯毫无植被,紫黑色的大地,深渊般的河水,裂缝遍地. 缺乏生命的星球, 但却是Kakaru的原产地.这里如此之暗是因为太阳奇怪地“变暗”了,萨古拉斯有着一颗奇怪的黑色的太阳,大概是萨尔纳加的工程使然。

  神秘的丛林星球,星灵巨大的宗教意义所在。古书云:古之契约让其凌于世之上,至今日,权之封印定会再度开启。

  葱茏的丛林。星灵圣文记载:在这里, 会被选中的只有真正的英雄。

  一望无际的平原,但是神秘的Gheilia Plateau(星灵的某场内战在此)高地却在这里。

  丛林地形的Belsh是Taldarin部落的圣坛,这里生产一种被星灵们称作“造物主之息”(Breath Of XelNaga)的态化氢(地嗪)瓦斯。《星际争霸II》人类战役中吉姆·雷诺曾到此与塔达林们大战一场。

  格鲁纳星系中的一颗丛林行星,因为其绕转恒星的不稳定而常常受到致命热辐射的炙烤,但是确是星灵存放神器的仓库。《星际争霸II》人类战役中出场。

  一颗冰冷荒凉的黑暗行星,与萨古拉斯同属一个星系,黑色的太阳使这里同样黯淡无光,可是这里却有着萨尔纳加的古老遗迹,为了解开末日预言的秘密,泽拉图曾经到访这里。

  星灵的文库行星,三位记忆着星灵历史和文明的不朽的保护者就在这里,有专门的一支星灵部队守护着这里,泽拉图为解开末日预言的含义,到达过这里。

  星灵末日预言任务中的最后一战就在这里打响,星灵们动用所有残余的兵力,集合了所有英雄在这里和混合体、异虫组成的大军浴血一战,最后以失败告终。

  o The Mothership core母舰核心(虫群之心新增单位,之后被删除)

  PVP的话形势就是谁先开矿谁死,所以4BG成为了一个主流打法,笔者我研究出了一套闪耀追猎开矿 换家法,其思路了就是利用闪耀追猎来压制对手并开矿,如果对手在你开矿的兵力真空期进攻,那么就利用闪耀追猎的机动性跟对手换家(你有两矿经济,可以在对 手和你换家的时候补充到超过对手的兵力),如果不进攻,那么接下来就是2矿打1矿的局面。

  接下来是4BG传送门爆纯XX(50气停采)拥有第二个timing,能比传统的极限4BG在5分30秒多2个兵

  第三个timing才是正统的4BG,晚4BG一般都是用于防守居多,极限4BG则多用于进攻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除非双方在早期就非常热血的火拼或者某一方在很早就确立优势,否则双方势均力敌的拉锯战拖到了中期以后,闪耀追猎就用友比巨象科技更早的timing,并且这个timing必须在对手拥有2个以上巨像并升级完射程之后局势才会扭转,这段期间只要配合XX兵,你可以挡住对手的任何进攻,不开矿的话,则是压着对手打。

  笔者的战术也是根据这一思路来展开的,用最为保险的晚4BG开局,通过侦查来决定是否停农民,如果对手是传统的极限4BG(追猎+XX而非纯XX),补好兵营然 后把所有星空加速都用在传送门升级上面,然后持续补农民。PVP防不住对方的极限4BG抛开操作的因素,其最根本的原因不是比对手补多一两个农民,而是开 门的时间,只要开门开得及时,比对手多补几个农民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除非你真的补到连钱造兵都没有,那就另当别论了。

  晚4BG最大的优势就是经济比极限4BG的好(推荐单矿补到30农民),也可以比较轻松的防守住极限4BG,并且可以把那些速VR科技的对手压 在家里压得死死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当你的闪耀没升级完成时,你的RUSH对对手没有太大的威胁,对手只要龟得好,你的RUSH多半会被守住。

  当你的闪耀升级完成时,可以选择试探性的进攻,根据对手的兵力来决定是开矿还是持续补兵RUSH,RUSH这里我就不多讲了,这个对于大多数P 来说都烂熟于心了,主要是开矿这方面,开矿的地点要选择在离自己和对方基地尽量远的矿区,方便追猎靠机动性来打游击战,千万不要把矿开在离家那个2 矿,那是自寻死路。

  之前说过把单矿农民补到30个,2矿好了以后立刻拉一半农民进行开采,以确保能在最短时间内回收2矿成本。对手如果这个时候选择进攻,则利用闪 耀追猎的机动性和对手换家,前面也提到过了,你2矿他1矿,就是你兵力不如对手,在换家的同时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经济来补充到超越对手的兵力。

  如果对手在巨像不足的情况下选择开矿,那么你就停农民并持续补兵,在对手2矿完成的同时进攻,大家都用同样的资源投资在基地上面,但是巨像需要 的科技与气体都远高出闪耀追猎,在对手2基地完成的同时,你会拥有比对手更多的兵力,只要不是操作严重失误的话,吃掉对手的主力并推掉对手的2矿是非常轻 松的。如果对手等到3个左右巨像的时候再开矿的话,你的经济已经遥遥领先了,只要补全科技即可。

  这个战术其实就是闪耀追猎战术改变一个思路而已,把原本的硬刚正面RUSH换成游击战思路,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你可以时刻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无 论是开矿,进攻,还是换家,对手都只能跟着你的步伐走,也没有明显被针对的缺点,即使被逼着单矿极限暴兵跟对手打,在闪耀追猎良好的操作性下你也并不吃 亏,单矿可以生产的高级兵种是非常有限的,闪耀追猎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单矿最优的打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