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队名字

 EStar战队     |      2019-01-10 17:48

  2018年KPL秋季赛总决赛即将打响,对阵的双方将会是春季赛的卫冕冠军HERO与秋季常规赛里战无不胜的BA黑凤梨,而巧合的是,这两支战队都是在今年通过春季赛预选赛升入KPL,并随即成为了联赛里一东一西的两大BOSS。

  当KPL的新生血液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在联赛历史上书写属于自己的荣耀时,我们才惊愕地发现,仅仅三年五届KPL过后,联赛的版图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让从首届KPL开始一直关注至今的观众朋友们,不得不感叹,在新的时代里,沧海桑田有时也仅仅只需要一瞬间。

  SC战队是从城市赛开始一路过关斩将升入KPL的草根战队,虽然在首届KPL赛场里令人印象深刻的从A组突围,但最终止步八强。随后,SC战队经历了降级、回归、又再度降级的浮沉之后,逐渐消散在了历史当中。

  DL战队因为人气主播拖米而为大家所熟知,但DL战队却被苦主sViper先后两次击败,第一次,将他们送出首届KPL四强,而第二次,则将他们打入降级深渊。但作恶多端的sViper也没能逃过报应,在将DL送走之后的第二个赛季里,也降入次级联赛。

  BWS、VgHow、LK与MU这四队的景况其实大同小异,因为成绩并不理想,导致队员大幅流失,最终实力下降,淡出的KPL。值得一提的是,MU转出的选手刺痛,最终在QG成为了核心队员,并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王朝传说。

  WF.D战队在KPL里稳定却又不温不火地混迹了四届之后依然难逃降级厄运。但在刚刚结束不久的预选赛里,他们凭借着顽强的韧性再度杀回了KPL。在明年的春季赛里,或许我们就能够看到其中一些熟悉的面孔。

  AS仙阁与AG超玩会是首届KPL联赛的冠亚军,其中的辰鬼、无痕、梦泪、老帅,都是早年KPL里风云人物,深受一众玩家的喜爱。

  但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辰鬼退役之后转型解说;老帅离队寻梦未果,却收之桑榆,为中国带回了历史上第一枚奥运电竞金牌;梦泪苦苦支撑两年后,终是无法阻止AG超玩会的坠落,如今已经转型成为主播;只剩下无痕还在职业赛场上驰骋纵横,但却已经将战队前缀换为了EDG.M。

  屈指一算,首届KPL的12支元老战队,如今也仅仅只剩下XQ与estar,虽然这两支战队都曾经离冠军相当接近,在这个赛季里,两支战队的表现都未能尽如人意,但好在队员结构稳定,资金状况良好,更是赶上了联盟扩展取消降级,短期内不虞离散之忧。

  仅仅三年不到,便有超过80%的元老战队被淘汰出局,KPL联赛里生存环境之残酷,由此可见一斑。

  我们虽然要称赞于初代追梦者们的勇气,但不得不说,像SC、LK与MU这样的草根战队,不管是手中所掌握的资源与人脉,又或者是对俱乐部长期发展的规划和经营,其经验都是极度匮乏的。

  当KPL联赛受关注度逐渐增加,展现出越来越火热的商业价值之后,那些职业化和规范化不足的俱乐部,自然也就难以驾驭凶猛的商业化浪潮。

  而随后的几年里,有像BA与HERO这样在预选赛里积累多时,将地基夯实之后才自然而然地进入KPL的;也有如EDG、RNG、WE和RW这样涉足手游竞技领域的传统电竞豪门。

  他们更有野心、资金和经验,特别是后者,专业的教练团队、后勤保障与选手培养体系,都是任何一个草台班子所难以抗衡的。

  不仅仅是辰鬼、梦泪与老帅,哪怕是一年之前的王者之师QG,其陨落的速度也快得令人咂舌。曾经的黄金五人,老杨在无法适应版本之后选择了退役,刺痛和飞牛虽然个人能力依旧突出,却缺乏战术支持,挣扎无比。猫神与ALAN转会estar之后,不温不火,神奇不再。

  归根结底,老牌电竞豪门的入驻,带来了更为专业的教练团队,也引起了更为广泛的战术变革,而无法跟上变革脚步的选手,便会被无情淘汰,即便……他曾经靠个人能力迫使运营方修改水晶防卫机制。

  从世博中心展厅到如今的成都大魔方,从180万奖池与80万冠军奖金到1200万奖池与500万冠军奖金,从不满1000人到数万人的现场观众,KPL完成这一切,仅仅只用了三年不到。

  据统计,KPL联赛主要用户年龄为15-35岁。他们年轻有活力,拥有强大的消费意愿与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KPL观赛用户中白领阶层正在急剧增多。和相对笨重的端游电竞相比,偏轻度的移动电竞更受新一代的都市人群所喜爱。

  KPL职业联盟主席张易加曾透露:“第一个赛季是百万级别赞助商,到2017年到达了亿级别的水平。”

  这一切都说明了,KPL在庞大的商业利益推动下,必然要进行急速的自我换代和改革。曾经的元老战队们,是与KPL一起追梦的同路者,但随着KPL向未来的大步迈进,那些无法跟上时代脚步的,便只能含泪挥手作别。

  当商业利益的体量庞大到一定程度之时,KPL未来发展的方向,在一定程度上便不再由自身所把控。比如,在联赛赛制依然没有完全成熟、俱乐部的商业运作模式依然没有得以规范的情况下,KPL便毫不犹豫地迈出了联盟化的关键性一步。

  而当联赛的观赏性被诟病之时,季后赛便果断地推出了全新的赛制,即使在一定程度上牺牲公平性与平衡性也在所不惜。

  虽然听上去有些冷酷无情,最终那些更有魄力和手段的新生代俱乐部,将会把KPL打造成为中国电竞当中最具价值的商业品牌,并从KPL的成长中获利。但与此同时,KPL也能够汲取广为广泛的社会资源,回报以选手更丰厚稳定的收入、回报以俱乐部更为成熟的商业开发环境、回报以观众更为精彩的比赛。

  前辈老大哥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从一无所有走到今天,用了足足六年的时间;而KPL仅仅只用了一半不到。既然如此,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抱怨呢?